忍者ブログ

BLACK GIRL

やらないか

2019/12    11« 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  20  21  22  23  24  25  26  27  28  29  30  31  »0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没有比周日更让人郁闷的日子了,就像今天下午这样即没有工作也没其他可做的事——
九月中旬懒洋洋的午后。
午餐过后,仓桥柊一身穿白色的长袍,品味着大吉岭清淡香气的同时舒坦的坐在沙发上看电影。
蔓延在安静的钢琴曲旋律之下的这部上了年份的法国电影,作为描写年轻恋人们阴郁无常的爱情故事而享有很高的知名度,被其印象派绘画似的蒙上一层淡泊光华的画面吸引而开始欣赏,然而大约过了十分钟,无意识间完全不知故事进行到了哪里,柊一感到了空虚。
很清楚的知道会成这样的原因,是由于自己身边冴木的存在。从刚才起就莫名其妙地把肘支在扶手上耵着自己看。
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,只是一动不动地。
看电影也好,睡午觉也好,随便找一件事做不是挺好!
被轻风扰乱的发丝贴上了耳畔,柊一像是要打破这个氛围,说道:“那个…冴木,天气也挺不错的,去散步如何?”那样一来自己也会比较轻松。这么想着,便看向冴木如被远程遥控了一样音量上上下下的变化。
冴木歪过脑袋诧异的回道:“为什么,不做那种事不行么?”
“所以说…那个…是这样的,电影不好看的话,散步的同时去买和这个花束吧,蓝色的睡莲……我想用它来装饰房间”
未加深思的柊一指向了屏幕上的花。
“电影很好看”立即这么嘟囔。冴木把视线投向了画面,但是,过了不久角度又渐渐地回到了自己身上。
所以说,空闲的周日是很郁闷的,和冴木单独两人的时间是很难熬的。不由地觉得疲劳感涌来,已经怎么都无关紧要了。
“冴木,我小睡一会儿,你看完后就把电视机关了。”
蓦然对冴木这么说完,柊一走到了另一个沙发横躺下来闭上眼睛。
窗外斜射进初秋和煦的阳光,荧屏里慢慢流淌开单调的法语和钢琴曲。
渐渐地倦怠的睡魔袭来,柊一终于沉沉地陷入了深眠中。
时间就这么的流逝而去。
夕阳的光焰扎上了眼睑,柊一略微睁开了双眼,电视早就关闭了。客厅静地没有一丝声响。
暗淡的黄昏斜阳犹如春天一般柔和,把手靠在额头上光线肆意地从指间缝隙里穿透上脸颊。
冴木到哪儿去了呢,正环绕整个客厅绕上那么一圈,门忽悠地开了。
细致娇嫩的馨香刺入鼻腔,回头进入视线的是?色毛衣外披着夹克衫下着牛仔裤夹着花束伫立着的冴木。
迈着大步走进室内,冴木把白色塑料袋里的花束砰地一下放置上了台几。
“你拜托要的东西”
拜托要的东西?柊一左思右想望着花束。
那里有着几枝蓝色的睡莲,晃动着睫毛,柊一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望向冴木的脸。
莫非是,自己刚才的话信以为真了吧…?
冴木瞥起眉头“不行么?”
“谢,谢谢,你还真能找到蓝色的睡莲呢,在哪里买的?”
柊一淡淡的微笑,在台几前坐正了身子。
“在网络上搜查了下,去花店买的”生硬的回道。冴木坐上了沙发摊开报纸。
瞟了他一眼,柊一握住睡莲纤细的茎轻柔地插入花瓶。
如此浓重的蓝色花朵,在热带性的睡莲中也是相当罕见的。
柊一深呼吸状,漂浮于新鲜空气里的清爽的芬芳立即侵入全身,仍残留倦怠感的意识缓缓的因清水和绿草的清香而清醒。
因モネ的画而出名的这个花,意外的有着坚韧的生命力。从泥土中伸展至水面,只需给予阳光与水分,即使放置不管也能绽放出美丽的花朵。
这种姿态,或许和冴木有几分相似,想到这儿,不由轻笑开。
霍地视觉突兀地暗淡开,转回头,无意识间冴木站在了正背后饶有趣味的在凝视柊一手头上的活动。
心情不舒畅的撇着脑袋,柊一随性地说“有兴趣的话,你也试试好了。”
“我,么?”无视回答道为什么是我的冴木,柊一强硬地拽住他的胳膊让他坐在了旁边。
是哦,这样也不错,偶尔两个人一起做一些什么。
两个人一起玩的事从没有过呢。
“不是挺好么,做一次试试,我来教你。”
柊一嘴角抹上一丝笑容。有那么一瞬,看见了他困惑的表情,冴木勉强的用力抓住睡莲的茎,看到那么粗暴的手势柊一惊惶的抓住冴木的肩。
“笨蛋!别那么用力!”
“但是……即便你这样说”
“就算你不这么使力,睡莲也能扎进泥攘里,呐,更加慈悲一些温柔的去做。”
“这样么?”
照柊一所说的,冴木将睡莲扎入了水底的泥潭里。
然而还是太用力了吧…茎还是扫兴的倒了下来,睡莲无法正常的直立。
为何连这般简单的事都没法做到呢?
本来就没指望粗线条的冴木是会做这类细活的器材,但竟然无能到这种程度也太……,想到到里,柊一轻轻摇了摇头。
不,大概冴木根本不想做这种事吧
到头来二个人一起干点什么,这个想法自身或许就是错误的。
“已经够了,接下来的我来弄”柊一夺走了冴木手上的睡莲,开始让它在花瓶中重新直立。之后冴木交叉起胳膊眯起眼睛绷着脸定定地盯着柊一。
又来了…柊一边整顿水底的土壤边不悦的无视露骨朝自己凝视的双睦。
黄昏时分金黄细碎的阳光把柊一的脸颊映射成了淡淡的橘黄色,间或,发丝随风和蓝色的花朵一起摇曳摆动,香甜澄?的芳香淡雅的侵染入头发与肌肤。
从窗外传入的汽车声,远方的狗叫声,渐渐黯淡而去的夕阳……
被黄昏暗淡光华包裹的房间,有着淋浴于夕阳两人长长的影子…

就这样,又过了多久呢
柊一在还剩一枝就完成的时刻叹了一口气,再次注意到仍旧望着自己冴木的视线,柊一意识到集中起精神就可以无视火辣辣针刺入肌肤般的这股视线,就开始尽量梳理自己的注意力。
即使这样仍旧重叹口气,想把最后一枝花握紧插入时,意外的视界的尽端冴木不见了,感觉到他在地毯上移动。
总算厌倦了么,松口气的那瞬间
“呜…”
温暖的吐息拂上脖颈,柊一停住了手上的活动,来到他背后的冴木,拨开了散落在柊一颈上贴住的发梢,嘴唇缓缓地挪进,被湿热嘴唇顶住,柊一的手指微微颤动。
“冴木……住手”
无视柊一的话,冴木的手滑向了胸口,如同被水淋过的冰冷触感,让柊一身体自然的发硬。冴木吸吮脖颈的同时,慢慢戏弄般的摩挲胸口的突起让它们坚挺。全身的皮肤竖起了寒栗。柊一躬起身子。
“拜托你…让我把花插完”
冴木的手不失良机的捉住嘶哑出声的柊一转向自己。
蓦然才反应过来,就被热唇和滚烫的舌恣情肆掠
“唔”睡莲在手的关系无法自如的活动,被甘浓的唇吸吮,快感失控似的在胸口崩溃而出,自这里传递而出的麻痹刺激中,柊一脆弱的意识朦胧起来。
“在…在做什么……我才弄到一半,住手”
柊一想让自己的身体离开冴木,猛然用肘顶住茶几。然而冴木抓住那只胳膊,哧溜一下从胸自上把半支身子压在柊一身上。
睡莲从手指间掉落下去,然而背后有茶几顶住,微微动弹也做不到,无意间冴木的手指也潜入了柊一的内腿间
“是你不好,长成这样来媚惑我,我可是看了你一整天了。”
冴木在耳畔低语,接着用舌缠绕在耳廊上,那种温热的感觉使身体颤动不已。并且这回把手握住了柊一内腿的分身,柊一吐息出娇甜的喘息。
“住手,媚惑什么的……为什么会让你产生这样的想法……”
“你的眼睫毛…唇齿,肢体,任何一样东西都在媚惑我,还不明白?”冴木很是当然的说道。
太荒诞了,柊一想都没多想就争辩着说“怎么可能……知道。我又不像你一样喜欢男人”
徒然地,冴木停止了行动。
“别说这种话,我对男人可没兴趣,除了你之外”冴木用极度不愉快的语气说完后,又开始徐徐地活动手指。
对男人没兴趣这是什么意思呢?即便想问清楚,下肢的内侧也被冴木的手指搓揉,喉间逸出甘美的呻吟,明明是在插花的途中。
“适……适可而止”
不加思索撑起肘的柊一想制止冴木,然而,冴木立刻抑制住了柊一,下一个瞬间,冴木的肩撞上的茶几开始大幅度摇动,花瓶顺势倒下,在茶几上响起了滚动的声响,流出的水和泥土混杂在一起,成为稠糊的泥垢污染了地毯。
“你干了什么!”
柊一茫然了,睡莲被泥垢所侵蚀,成了可怜凄惨的样子。推开冴木,柊一用手指将泥水与睡莲分开, 抓住要枯萎掉的睡莲的茎,“把花弄成这样,而且茎也快断了,都是你的错!”
柊一一脸要哭出来的脸色睨视冴木,冴木却用怨恨的眼神看回他,柊一的胸口马上决了堤。
“怎么,这种表情…莫非都不愿反省吗,你这个人看电影心不在焉,又会把花弄坏,还会错意强迫我,如今把花弄的枯萎……太差劲了”
虽然感觉自己说的七零八落,而像是要把今天一天的怨念都发泄般的责备冴木。
然后冴木紧紧地蹙起眉,低声说:“对不起”
究竟有真的在反省还是没有,刘海挡住了视线,柊一不得而知的叹了口气,显出到底怎么才好的困扰姿态,蓦然又感觉被一阵哀怒的感情包围,虽说减了不少愤怒,然而还是用了让冴木太好过就不甘心一样的摆架子口气说“在反省?”
“是的”
“那么作为惩罚把那里打扫干净,把花恢复原来的样子”
“把花”话毕,柊一站直,冴木则睁大眼睛。
“知道么,要把花恢复原来的样子,可别做出偷偷再去买来交换的事”
“……等,等一下,柊一”
“拜托你了,我已经很累了,这就去睡觉了。”丢下冰冷的话,柊一走向了卧室,半途中有些在意的回过头,冴木一脸茫然神色看着花。虽也有些可怜他,但柊一还是关上了门并从内侧上了锁。

第二天早晨,柊一走到客厅时发现了把头靠在茶几上睡觉的冴木。花瓶里插入的睡莲的花蕾经过晨浴已经开始膨胀,睡莲的茎由纸带好好的包裹住,花则挺立的浮在了水面上,冴木的手指沾满了泥。
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吧?旁边都是被切成碎片的纸片和削去的茎。冴木努力之后的痕迹。
望向冴木,柊一看到的是一张十分安详的睡颜。
冴木果真不会知道这种花晚上是枯萎的样态,不到白天是不会绽放的吧,这个粗神经的男人,一定因为如何把花恢复原状而伤透了脑筋吧…
想到了足足拼命到早晨的冴木,柊一感到了过意不去,昨日心中残留的郁卒情感早已消失殆尽。冴木插入的睡莲花苞之艳美让心中掠过了一阵清爽的情绪。
“冴木,生你的气,抱歉了。如此温和的搭上话,可冴木还是睡的死死的。
柊一把毛毯披在了冴木的肩上。用手指轻轻梳理起了落在前额上的散发。
“会感冒的,冴木”这样呢喃着柊一把嘴唇贴进了冴木的脸颊。
小声的亲吻下去,当唇离开时,忽然想起了昨天冴木的那句话“我对男人没有兴趣”
那个,究竟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这么说的同时还会要求和我发生关系呢?到最后也没得到答案有些遗憾。
想着这些事的同时柊一眯起眼睛凝视睡莲的花苞,从今天开始又是新的一周了。下一个周日,自己会和这个男人如何度过呢?
又是一个让人阴郁的周末,还是……

第一遍看完后就超级心水的番外篇〜,FEEL到满点>_<,钦佩到死华藤老师为什么每个番外篇都可以写的这么有FELLTOT!
要是你看完后反应和我不一样,那绝对不是原文的问题,那完全不是华藤老师的错,而是翻译的人小白+文盲的原因TAT!!
PR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(非公開)
URL
文字色
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
管理人のみ閲覧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9/12 0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shiho
年齢:
32
性別:
女性
誕生日:
1987/12/09
職業:
学生
趣味:
跳舞,作白日梦,做饭,睡觉。
自己紹介:
属性:腐败的胖子,恋声僻,动漫游戏爱好者,川菜控,铅字中毒者,购物狂,NIKONIKO厨,网络住民,LIVE依存症。

腐败:久能千明、阿部美幸 etc.

恋声:森里有木,三木成森,宫野真守 etc.

动漫:サムライ チャンプルー、Paradise Kiss etc.

铅字:田中芳树,小野不由美等

音乐:Def Tech,YEN TOWN BAND etc.

爱逛:哀界、TAOBAO、YAHOO

喜爱:美好的人和物

NIKO:clear一根筋

现住:日本东京

最新コメント

[05/28 FUgsseisk]
[04/29 Thydayvam]
[04/10 ArriliMorkbok]
[05/04 shiho]
[04/30 Kiki]

FREE TALK

嘀咕
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
(10/02)
(10/26)
(01/31)
(12/17)
(02/02)

PET

正在看的A

">

正在读的B

正在玩的G

正在补的R

LINK

誕生日

无标题文档

03月18日 三木眞一郎

03月21日 山崎和佳奈

03月30日 林原めぐみ

03月31日 坂本真綾



ブログ内検索

来客

Copyright ©  -- BLACK GIRL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 by CriCri /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/ 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